教练失业、雪场暂闭、现金流断裂,疫情下的滑雪产业何去何从?

2020-02-11
来源:凤凰网体育

2019年底,中国北方连续降下几场大雪,让准备借春节假期大干一番的滑雪场经营者们乐开了花。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让一切憧憬化为泡影。

徐忠星是一名滑雪教练,平时穿梭于几家滑雪场,为滑雪爱好者提供教学指导。现如今,当记者问起他的近况时,得到的答复是,“失业”。在他看来,如果没有疫情,这可能是最旺的滑雪季,无论是普通滑雪爱好者,还是学校的冬令营活动,都可能迎来一个客流量巅峰,然而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崇礼雪场关停信息

停止营业前夕,位于崇礼,被誉为“滑雪胜地”的万龙滑雪场董事长罗力站在大雪中,向身边的雪友说道:“我都想滑,我怎么会不让大家滑呢?”而后,他默默无言的环顾着他的雪场。

无论是苦涩、还是无奈,在疫情这个“不可抗力”面前,雪场的经营者都不得不承受着巨大的经济损失。

回顾2019年春节,来自张家口市崇礼区的数字显示,春节假期崇礼区共接待游客174946人次,同比增长9%,实现旅游收入15745万元。万龙、太舞等滑雪场的酒店基本客满,万龙滑雪场接待游客达3.1万人次;太舞滑雪小镇日均接待8000人次,比上个春节假期增加了50%。

然而2020年春节,因新冠肺炎的影响,一切嘎然而止。从个人到企业,都在毫无准备之下,直面这寒冬风暴。

时间回到2020年1月27日,政府统一要求下,崇礼雪场基本关停。收入骤减归零。

据万龙滑雪场品牌中心销售主管市场部王聪佳回忆,“25、26号陆续看到北京及其他地方雪场关闭消息,我们是27号晚上,接到政府通知,然后所有雪场依次发通知停业的。”

在疫情来临之前,崇礼可以说是一片欣欣向荣,借着2022年冬奥会的东风,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在加码加力。

2019年12月30日,京张高铁正式开通,这是2022冬奥会两个举办城市之间的快速通道,最快只要56分钟,就能让北京和张家口迅速连接。京张高铁开通不久,一名来自北京的投资人在朋友圈记录了她通过高铁一日往返北京和张家口,并完成了19趟滑雪的历程——

早8点30分,北京北站发车;早9点34分,太子城站下车;早9点44分,去云顶的大巴发车;早9点55分,抵达云顶;早10点11分,登上缆车;中午在万龙用了15分钟吃了手抓饭,然后进入雪场,玩到下午3点,返程,开心回京。  京张高铁的开通对滑雪场的经济效益无疑会起是巨大的推动作用。

此前的2019年10月18日,冬博会冰雪文化发展论坛上,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蒋效愚介绍,我国冰雪产业的规模从2013年的1177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976亿元,增长率高达238%,预计到2020年产业规模将突破6000亿元。

雪场关了 现金流断了

雪场停业,首先受到影响的是雪场的现金流。雪票收入直接为零,雪场酒店仅剩寥寥无几的客人。等春节之后,住店的人也将直接返乡。

对于由疫情造成的损失,万龙滑雪场王聪佳估计到:直接经济收入大概有6000~7000万,客流预计减少大概15万。听说整个崇礼滑雪1月份人数同比减少了大概14%,酒店入住率同比下降了19%。

崇礼某滑雪场市场部经理李华(化名)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春节7天是客流高峰,这7天的流量和营业额可以达到雪季总营收的20-30%。然而因疫情爆发,导致客流骤减60-70%,随后雪场关门,营业期缩短,遭受巨创。

对于北京近郊的雪场而言,直接意味着雪季结束。南山滑雪场总经理胡卫表示:从2020年01月28日开始暂停营业。截止到目前看疫情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对北京地区滑雪场来说这个雪季基本上就这样过去了,恢复营业的可能性不大。较往年可营业到3月中上旬时间来计算,营业期减少40多天。

而在中国西南部,四川的太子岭滑雪场同样日子不好过,网络部经理杨作伟给出的答复是:蛮大影响,目前看来,下个冬天再开业了。

人员场地闲置 成本却不减

雪场停了,员工也处于停工的状态,可雪场的员工的工资福利还得继续。

多年耕耘崇礼的牛犇给雪场算了一笔帐:千人员工规模雪场,按1000员工算。假设950普通员工,30个主管,10个经理,6总监,3副总,1总经理,(3,000×950+5,500×30+12,000×10+20,000×6+35,000×3+50,000)=341万。纯工资一月341万,还不算其他社保等费用。其实工资标准远远不止这些。他直言:“今年的雪场老板,真得太不容易。”

据了解,万龙滑雪场还在为复工做准备,2月9日晚上依然在造雪。但如果疫情没有好转,有可能造得越多,亏得越大。各部门员工先休假,后续部分工作在家线上办公处理。

对于目前大部分雪场的运营模式,李华为记者做了这样的解析:雪场从一季运营转型为四季运营,目前一些大型雪场已经初尝成果,但大部分还是一季养四季,营业期缩短接近一半,成本几乎不减。

关于疫情造成的损失,胡卫预估较往年营业收入将减少40%。南山滑从滑雪场暂停营业开始,部分员工选择回家隔离,目前滑雪场内大概有200名员工,为防控疫情,雪场采取封闭管理措施,禁止人员出入,为所有场内员工提供免费食宿、发放口罩,每天由专人进行体温测量,对公共区域及宿舍区域进行两次消毒。

雪场的贷款怎么办?

雪场建设需要重资金支撑,众多的雪场建设资金依赖银行的贷款,每年的雪场的一大部分收入是用来偿还银行贷款和利息。

在李华看来:“雪场所面临的返款压力,不能单纯的看,文旅+地产是一个普遍模式,酒店、雪场、地产要综合来看,但总体都是负债经营,压力肯定是有的”。

相比之下太子岭的杨作伟回复更加直接:相关的供地效率比较低,没有地,就没贷款,加上今年的营业额腰斩,资金就更困难。

万龙滑雪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王聪佳说道:“各家雪场受这个事的影响,现金流直接受影响,还贷压力还是挺大的。”

南山滑雪场虽说无贷款压力,但是,本雪季被腰斩带来的资金收入缺口,以及税收和夏季员工工资,带来的是企业生存的压力。

政府暂无太多对策

公开消息方面,政府方面还没有制定相应的政策。据了解,各大雪场还要等省里的统一安排。不过雪场领导已经把一些情况反应给政府。目前第一工作是防控疫情,经济损失的事事情只能往后放放。

目前仅有北京体育局日前出台政策,将对受疫情影响滑冰滑雪场所进行水电补贴。

疫情下的冰雪产业

当提及疫情对滑雪产业的影响时,在崇礼运营雪场的从业者李先生深有感触:今年是崇礼滑雪场一个大年,几场大雪和雪质已经将调性拔高到一个很高的档次,无论是雪场还是雪具店。

疫情直接影响的首先是雪场运营,经营收入断崖式下跌,对滑雪产业也是如此,雪具店、文旅、团队、冬令营都是不小的打击。雪具店的存货,文旅的开团,团队的会议会展,冬令营的开营都将进行不下去。

其次就是赛事和活动,事情一出,赛事和活动都下了禁令,就算解除,这个冬季的活动也是收客无望,意味着前期的市场动作都是白费。要知道,相关雪场也是赛事的训练基地,受疫情影响,训练也会停,训练一停,整体的成绩也会有影响,所以,新冠病毒无论是对中小企业,对国家都是一种损失。

疫情带来是短期的、直接的的压力,从未来发展上看,胡卫觉得仍然是要解决国家和地方鼓励发展滑雪场行业政策的落地实施,以及一些历史遗留问题。

 

 

前瞻经济学人在此前对冰雪产业市场规模的预估

总而言之,仅就崇礼而言,受疫情影响是全方位的,无论是酒店,雪场,餐饮还是雪具店,都处于阴霾之下,2020年预测将达到6152亿的冰雪产业将何去何从?(文/凤凰网体育 裴江祥)

[责任编辑:郑婵娟]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500w彩票